文旅周刊丨一起去南岳衡山偶遇千年银杏




  ■通讯员杨青

  秋末冬初之际,五岳之南的南岳衡山,秋天好像才刚刚开始。落叶乔木渐次上色,五彩斑斓散落在群峰之间。山野里群芳盛开,黄得热烈,紫得清雅,白得高洁,抓住一年之中最后的温暖,迸发热量,只为让旅途中漫步的游人欣悦徜徉。

  在这烂漫而又姗姗来迟的秋天里,徒步拜访福严寺,观赏那一株株满树金黄的千年银杏,是周边居民必须进行的秋游仪式,也是许多外地游人想要探寻的诗和远方。

  沿着幽深的盘山公路走进福严寺,空气愈发清冷,四周静寂,远远就能感受到千年古刹的庄严肃穆。寺门前拾级而上,两株双人合抱的古树高耸擎天,抬首目之所及,苍劲的树干和繁茂的枝叶像脉络一样爬满了整片天空。阴面是葱茏的绿,阳面是馥郁的黄,婆娑起舞的沙沙声响,是穿越千年依然坚守的对生命的信仰。

  福严寺千年银杏最美的时刻,一定是在秋高气爽、暖阳灼灼的日子里。秋风一层一层吹黄了古树的大半边身子,阳光在巨大的树冠中跳跃嬉戏,金黄色的小扇子踏着光影随风起舞,打着旋儿扑进温柔的暖黄地毯里。蓝天白云,白墙黑瓦,一树暖阳,半地金黄。这场间隔四季的重逢,烂漫至极。

  人生失意之事十之八九,与盛装时刻的千年银杏相遇,需要十分的运气加持。记得很多次10月里的奔赴,满心欢喜地赶过去,见到的却是满目苍翠。而后既担心去得太早,又怕不小心错过,便隔一两周就去看一看,只为撞见最馥郁的黄叶美景。有一年特别惋惜,期待了一整个秋天的银杏叶,还没等到金黄的时刻,便在一场突如其来狂风暴雨的肆虐下早早凋零。在一次次等待银杏黄了的旅途中,我们偶遇过冷雨中层林的凄凉,描摹过烟云里古刹的朦胧,聆听过疾风中树冠的冷啸,也在不知不觉间,看见了那一株株千年古木由浅绿到深绿、由浅黄到金黄的变化。

  一春生芽,一秋落叶,暮去朝来,已是千年。古人曾叹“满地翻黄银杏叶,忽惊天地告成功”,也有今人写道“寄给你一片银杏叶,因为是秋天了”。银杏从来不负秋,趁着光阴正好,一起去福严寺偶遇千年银杏吧!数不尽四时美景,却唯有这灿烂的黄色,可遇不可求。(本文配图均为资料图)
【编辑:梁丽君 雷昕】
>>我要举报

衡阳日报电子报

衡阳晚报电子报

回顶部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