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晚报》文旅周刊丨爷爷们的拍鸟人生

文/记者莫雄飞 图/通讯员贺衡湘


▲贺衡湘

  鸟,这一大自然的小精灵,自古以来,就备受名人大咖与平民百姓的喜爱。古人爱鸟都表达在诗词画卷里,而当代人爱鸟则喜欢扛着“长枪短炮”蹲守在山林间,把鸟的各种神态瞬间拍下来。在衡阳,有一支颇为庞大的拍鸟队伍,这群爷爷们“扛枪带炮”四处追寻鸟儿的踪迹,他们大都是花甲甚至古稀之年,但那份拍鸟的热忱、充沛的精力与体力丝毫不输年青人,今年70岁的贺衡湘便是其中一位。在衡阳拍鸟圈,贺老是最早一批拍鸟人之一,许多人都喜欢找他请教拍鸟的“窍门”,他又乐意倾囊相授,久而久之,便被圈内人尊称为“鸟王”。

  退休后沉迷拍鸟
  忙到吃饭都没空



▲夜鹭

  贺老年青时就职于某公司工会,空闲时就拿着相机对着各种活动和风景“咔嚓”,期间也曾获得过诸多摄影奖项。他真正开始专注于拍鸟是在退休之后。在他看来,拍鸟比拍景更有趣味也更富挑战性,因为鸟是活动的,姿态千变万化,拍出来的照片也更丰富多彩。
 

▲绣眼

▲群飞的黑翅长脚鹬

  为了拍张理想的照片,贺老和同伴会长时间隐藏在野外候鸟,很多时候一日三餐都无法正常吃上,经常是自带干粮就地啃上几口,再喝点水便解决了。他感慨:“没办法,因为寻鸟的踪迹要花很长时间,好不容易寻到鸟后,又要埋伏耐心等待,等到终于开拍了,每个时刻鸟飞行的姿态各不相同,而捕食、喂养的瞬间更是难遇,为了尽可能多拍鸟的各种姿态与精彩的瞬间,哪还顾得上吃饭!”

  衡阳的拍鸟点“不输外地”



▲白鹭

  为了拍鸟,贺老也曾在全国各地不停地跑,一听到哪有什么珍奇鸟类出现,他就会和摄友们立马赶过去,甚至会在那里蹲守好几天。


▲翠鸟

  “其实衡阳的拍鸟点并不输外地,相对于去外地拍鸟,我更喜欢拍本地的鸟。”贺老介绍,衡阳周边的拍鸟点有很多,他刚退休那会,经常在西湖公园拍鸟,栖居在那里的60多只夜鹭就让他出了不少好片,生态公园、平湖公园、蒸水河畔也有不少鸟可拍,珠晖区的酃湖湿地公园也是个极佳拍摄点,他在那里至少拍到了30多种不同种类的鸟。此外,衡东有几个点,衡南茶市也有点,数下来,衡阳地区的拍鸟点数十个。

  从拍鸟到知鸟爱鸟护鸟


▲黑水鸡

  有人喜欢把“拍鸟”喊作“打鸟”,这是对拍鸟人最大的误解。


▲蜂虎


▲鹪莺劈叉

  实际上,只要是爱拍鸟的人,不但不会打鸟,还是坚定的爱鸟人、护鸟者,大家为了拍鸟护鸟却不惊吓到它们,常常会保持好距离,穿着迷彩服,搭好伪装帐篷,掩护好自己和相机。“要想拍到好的片子,除了装备相对要好之外,还要有耐心和时间去守。最后还要能知鸟、识鸟性,要多去了解鸟的习性、生活规律,要多去网上学习相关的鸟类迁徙、种类等一些知识。”贺老告诉记者。

  鸟儿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人类的朋友,也是人类生态环境优劣的“报春使者”,鸟儿多了,说明生态环境好了。“我感觉衡阳现在的鸟儿数量和品种比以前多了,近几年,我经常会拍到一些以前拍不到的鸟。”
【编辑:李娜 责编:雷昕】
>>我要举报

衡阳日报电子报

衡阳晚报电子报

回顶部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