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民政读南岳丨玉清宫可能是南岳史上规模最大的道观

作者谭民政

       玉清宫是一处古老的道场,位于南岳五峰之一的石廪峰上。在有关古籍里,凡是介绍石廪峰或南岳道教,几乎都要提及玉清宫,可见其知名度之高。

       《南岳总胜集》载,玉清宫为齐永兴初建。南宋乾道中,道士邓时永、黄守正开山芟茅,募化各方,新创殿宇。

       似乎在南宋之后,玉清宫即已沉寂,以致明、清诸本地方志,只载“今存故址”或“故址尚存”,并无新增内容。

       前些年笔者考察石廪峰的时候,在衡山店门镇能仁村一带打听玉清宫的位置,得知石廪峰东侧有个“玉鸡公”。当然,玉鸡公就是玉清宫了。


       ▲石廪峰

       此后我曾几次到访玉清宫,都是从能仁方向上来。这里原来是南岳镇光明村的一个组,住着百十号人。后来农户们响应政府号召,搬迁下山,此地便已荒弃。起初还有残破的土坯房,后来仅剩废墟,如今则只见荒草荆棘了。

       当地山民不可遇,能仁村的高龄老人都说没见过玉清宫的老房子,而且爷爷的爷爷都没见过。这倒是与地方志的记载相符,亦不免留下几分遗憾。

       不过,这次到访光明村,在78岁的刘石清老人家座谈时,获知了新的情况,使我精神一振。

       他说,玉清宫是有遗址的,不过并不在民居旁,而是在相邻的另一个区域。我当即约他次日为我带路,细探玉清宫。

       自福昌寺向西攀山而行,十里至石廪峰颔下。古时候,山路如肠,沿古佛冲(或称古物冲)谷底而上。近年修建的简易公路,则改走山谷右边与能仁村交界的山脊。

       与能仁村过来的路会合后,山路横向而行。几弯几绕之后,便到了玉清宫。

       当地人概念里的玉清宫,是石廪峰东北侧的一个广阔的湖状盆地,面积至少在300亩以上。这里平均海拔八百多米,比半山亭和磨镜台还高。南岳山上湖状盆地不少,但处于这样的高度,这么大的面积,确实少见。

       在一个废弃的屋场边,我们转而上行。这里是南竹的天下,漫山遍野,白昼不见天日,晴天阴暗欲雨。由于竹材价贱,加上不通公路,竹子无人砍伐,处于自由生长状态。竹林密度特别大,一眼望去,密密丛丛,如插篱笆,视线无法穿透。单棵特别粗,胸径一尺围以上的比比皆是,而且节距均匀,颜色清新,枝叶绸密。竹株长得特别高、特别直,因为互相支撑,即使枯死了,也直立不倒。这才是真正的竹海,人行竹中,如潜入大海深处。

       当然,所谓的湖状盆地,并不像湖水那样平,它是斜斜的。盆地的后缘,是石廪峰顶部刀削一般的大石壁。两边是山脊形成的护围。前方低处,则是合抄的山嘴,只有风龙口为溪流的出路。我想,风龙口,也许应该叫封龙口,就像一把锁,扼住孽龙的咽喉。

       盆地下部为田,曾是山民口粮的来源,现已荒芜。以横路为界,中上部是竹林,依缓坡而上,层层叠叠,石驳岸造成片片平丘,可以看出以前非田即土。

       上行约半里,第一处建筑遗址是大王庙。庙址上只发现几只半截砖头。以前村子里耍火龙,都是从大王庙起腔,然后至各家各户门前鼓舞赞唱,到河边散腔。父辈们见过庙里的一座大钟,据说在某个风雨之夜失踪了。人们认为钟是神物,可以飞来飞去。这与外地很多“飞来钟”的传说如出一辙。钟是飞不走的,但谁又能从高山上偷走一座大钟,或把它藏起来?的确是个迷。

       继续往上走。刘石清指着一级一级的地形说,这里都是庵子坪,土里不时可以发现瓦砾和砖头。最后一级,面积达六七百平方米,我们找到了两根六尺长的条石,可能是大殿的门竖方。粗看有些印纹,拂去枯叶和浮泥,并未发现文字。还有几块叠放的条石,应该是残留的台阶。他说还有一根一丈二长的条石,不过这次怎么也没找到,完整的火砖倒是不少。
【编辑:李奇 责编:雷昕 】
>>我要举报

衡阳日报电子报

衡阳晚报电子报

回顶部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