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不出校门”易,“作业不进家门”难

  郭元鹏

  2月4日,教育部公布2021年工作要点,为全年教育工作列出40项重点任务。教育部党组书记、部长陈宝生提出,2021年要大力度治理整顿校外培训机构,减轻学生和家庭负担,把学生从校外学科类补习中解放出来,把家长从送学陪学中解放出来。同时,还将抓好中小学生作业、睡眠、手机、读物、体质管理。他对各学段作业提出明确要求:小学阶段作业不出校门。(2月5日《南方都市报》)

  小学阶段“作业不出校门”,随堂作业在校园内完成,让学校的责任回归学校,让家庭的责任回归家庭,共同引导孩子自主完成、自我管理作业。这样的制度勾画,自然会赢得掌声,在网络跟帖里,我们看到的留言都是叫好之声。这些叫好的人里,必定会有很多学生,也会有一些家长,但是更多的还是那些“还未成为爹妈的人”。对于“已为人父”“已为人母”者来说,“作业不出校门”的规定,他们未必“坦然接受”。

  当然,不管家长对于“作业不出校门”是不是接受,都不影响教育部门落实“作业不出校门”的坚定决心。落实“作业不出校门”并不复杂,只需要一个红头文件就可以了,只需要按照红头文件的规定查处就可以了。毕竟,面对“作业不出校门”的强力约束,学校和教师都不会“顶风作案”,既然查处是严厉的,谁也不想当“布置家庭作业的出头鸟”,实在没有必要“逆势而为”。因此说,“作业不出校门”是容易落实的。

  但是 ,“作业不出校门”未必就能实现“作业不进家门”。有人会说,作业在学校完成了,教师不布置作业了,不就能实现“作业不进家门”了吗?理论上说是这样的道理,而实际上却未必能如意。教师不布置家庭作业了,但是家长不会不布置家庭作业。“作业不出校门”容易,“作业不进家门”真难。

  即便教师不布置家庭作业了,但是家长还是不会只让孩子“在家里玩”,因为谁也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谁都希望孩子是“人中龙凤”。最为关键的是,“作业少了”,而“考核不少”。也就是说,未来孩子考高中,考大学还是需要“用分数论英雄”的。考试的难度越来越大,考试的科目越来越多。家长如何能够坦然看着孩子“在家里玩”?

  “作业不出校门”只是解决了一部分问题,而“题海战术”“作业战术”的本质问题,出在了未来考高中、考大学的“以分数论英雄”上,以及社会对于“孩子成才”的衡量标准上。这些问题不能解决的话,即便“作业不出校门”落实得板板整整,“作业不进家门”也会是难上加难的。教育部门能约束“教师布置作业”,却约束不了“家长布置作业”。

  有了“作业不出校门”,还得有“作业不进家门”。而实现“作业不进家门”,恐怕需要考试模式、人才认定等复杂的改革了。
【编辑:钟文婷 责编:雷昕】
>>我要举报

衡阳日报电子报

衡阳晚报电子报

回顶部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