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江米粉系列报道②丨渣江米粉为何难以走出衡阳?

文/记者易成章 见习记者吕镁妍 图/张志伟


  ▲渣江米粉的成型要经过多道工艺

  细心的衡阳人不难发现,即使是在衡阳范围内,渣江米粉的市场份额与其名声并不匹配,更遑论走出衡阳到全国“开疆拓土”。

  个中原因复杂,但其中关键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渣江米粉独有制作工艺为其赢得了“江湖地位”,却又反过来成为产业发展壮大的桎梏。

  胡氏水粉店退守渣江一隅,孤独地撑起渣江米粉发源地的门面。

  事实上,如今的胡氏水粉店真正主人已不再姓胡,而是胡世利的妻弟。

  “我年纪大了,已经干不动了。”胡世利并没有太多的失落,“我小舅子从13岁起就跟着我在店里干活,让他接手也蛮好。”

  做渣江水粉既是一门技术活,也是繁杂的体力活。除了每天需要凌晨三四点就起来做好准备工作,18道工艺流程中有一半是在现制现卖过程中完成的。即使部分流程已经用上了现代设备,在超过3个小时里,制粉者还是会忙得几乎没有闲暇时间。69岁的胡世利干不动做米粉的活,是再自然不过的规律。

  胡世利有兄弟姐妹8人,其中兄弟5人都学会了渣江水粉制作技艺。但成家后真正独立开店的只有他和其中一个弟弟,算是接过了父亲衣钵。

  胡世利的儿子也获得了渣江水粉制作技艺传授,如今在衡阳县当一名公职人员,并没有任何开店的想法。其他10多个子侄辈,都是空有技术,没有任何一人付诸实践,哪怕其中有人只是在外地打工。

  渣江胡氏子弟在上百年的繁衍生息后,已经遍布全国各地,但与胡氏有关的水粉店却越开越少。“他们都不想开店,我也不支持,太辛苦了!”胡世利承认开一个渣江水粉店利润还算可观,但他道出了不支持后辈开店的关键原因,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但胡世利还算幸运,毕竟胡氏招牌还在,水粉制作技术也没有失传。

  在渣江米粉上百年的传承过程中,胡氏只是其中一条分支。曾经,仅仅渣江一个小镇就有16家水粉店。如今,放眼衡阳,正宗的渣江水粉店屈指可数,而且都是胡氏“血统”。

  根据胡世利的说法,前些年衡阳还有另外几家水粉店,但“现在都没开了”。“跟我一样,做不动了,也没后人接手。”

  衡阳仕杰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老板邓仕运有意整合渣江米粉产业。根据他所掌握的情况,哪怕是在衡阳,打着渣江米粉牌子的店,很少用的是渣江米粉,甚至与渣江毫无关联,更不用说衡阳以外其他地方。

  和很多古老的家族传承技艺一样,渣江水粉制作方法传承,很长时间内是有门第之见、男女之别的。

  “我们胡氏传下来的规矩,就是不传外姓,传男不传女。”胡世利说,“在过去,这是可以养家养老的手艺。”两条家规,直到胡世利手里才部分被打破。

  胡世利的子侄辈众多,也学到了水粉制作方法,但没有人亲自开店。某种程度上,这意味着技艺在家族内已经算是半失传状态。

  外人对渣江水粉制作有兴趣的其实不少。在敝帚自珍一段时间后,胡世利想开了。“只要是诚心来学,我愿意放开收徒。当然,要收一定的学费。”

  到目前为止,胡世利陆陆续续收过10多个徒弟,真正开店的仅仅一个。“其他人学了后都嫌辛苦,不做了。”胡世利叹了一口气,表示很失望。

  还有台湾、加拿大等地的人慕名而来,谋求学习或与胡世利合作。胡世利觉得背井离乡太麻烦,“我这个年纪了,这辈子也不图能挣多少钱了,没必要”。

  渣江水粉制作技艺和传承限制了行业发展。普通米粉可以通过大量提供成品来打开市场,渣江水粉却不行。

  在正常条件下,渣江水粉的成品只能保存两三个小时,时间久了就易炸、易碎,失去鲜味。

  当然,渣江米粉除了水粉,其实还有干粉。

  据邓仕运调查,渣江干粉在市场上颇受欢迎,甚至很多外销市外、境外,有固定的忠实消费群体。

  但渣江干粉产业最大的问题是,都是单打独斗、不成规模的小作坊。“光渣江镇就有不下30家作坊,但最大规模的也就雇六七个人,规模小的就是家庭作坊。”

  显然,缺乏龙头企业引领、包装、推广,渣江米粉很难在衡阳米粉市场分到“大蛋糕”,更不用说走出衡阳开拓渣江米粉版图。
【编辑:李奇 责编:雷昕】
>>我要举报

衡阳日报电子报

衡阳晚报电子报

回顶部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