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南孝子刘舟生“走读式”上班侍奉耄耋双亲

记者:张建新 
通讯员:李凤兵

人们常说: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对刘舟生来说,他最能体会这句话深处的意义。去年5月,他91岁的母亲去世了,前不久,他91岁的老父亲也走了。他颇有感慨:父母就是我们的家,有了家才觉得自己的心有归处,现在父母都走了,心是空寂的。

他的父母走了,他长年累月侍奉父母的故事却在小镇上传开来。衡南县茶市镇黄泥村村支部书记周友东向本报推介了这个孝敬双亲的道德模范。

为了帮父亲洗澡,他与时间赛跑,每天往返城里乡下

刘舟生的父亲去世之前,卧病在床长达九个月,全靠子女给老人洗澡穿衣、端茶喂饭、倒屎倒尿。

刘舟生现有兄弟姊妹五个,父母膝下,个个都抢着照顾老人。“我父亲最喜欢要我二弟喂饭了,特别是洗澡,没有我二弟来他就不肯洗。”刘舟生的大姐周振玉说。

刘舟生是招商银行衡阳分行分管公司业务的副行长,单位的事情非常繁多,每天忙里忙外团团转。一边要忠于职守,一边要床前尽孝,忠孝何以两全呢?刘舟生是一个工作狂,要他放弃事业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但是“百行孝为先”,无论业务谈到多晚,无论会开到多晚,他将一天的工作打理好后,一定要赶回老家去照顾父亲。

周振玉回忆,有一次,天色已经很晚了,她劝父亲:“你儿子忙,今天不会回来了,这次让我们来帮你洗澡吧。”然而,老人非常固执,一张一翕的口型分明在呼喊着“舟俫几”,两只眼睛像探照灯似的不停地向门口逡巡。  

原来,儿子因单位开会去了长沙,赶最后一趟高铁回来时已近凌晨,老人见到儿子,干瘪得塌陷的嘴巴使劲地在动,想说什么但已不能开口,两只眼睛柔情投射在儿子身上,像陪同儿子夜归的天上的星星。

从单位到老家往返有七十余公里,双亲在侧时,刘舟生每天开车跟时间赛跑。天刚蒙蒙亮,他便起来帮老人换尿不湿、清理身子、做早餐,忙完后急匆匆往单位赶,生怕影响工作。

“他是我们见过的人当中精力最好的一个,每天坚持回来为父亲忙这忙那,晚上还要起来两三次帮父亲擦洗身子,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刘舟生的邻居周民说。

做一天不难,做一个月不难,难的是天天坚持这样做。单位与老家两头往返跑,刘舟生像一个不知疲倦的“钢铁人”,将时间甩在身后,忠孝之间全然没有了距离。

“抛弃”车祸,打的回家,只为尽快将药送给父亲服下

父母唯其疾之忧。父母生病的时候,也是刘舟生最担忧和最操心的时候。

2018年10月27日,星期六,刘舟生往常这个时候都呆在老家伺候父亲,这次因为营销一个单位的存款呆在市里,计划晚上赶回去。一大早,接到家人的电话说父亲的药已吃完。处理好公事后已是中午,饭也顾不及吃,刘舟生便直奔药店,购买父亲每天必服的治疗脑梗塞的特效药品。车轮还在路上转动,而他的心像长了翅膀似的早已飞到父亲的病榻前。车子开在出城的三叉路口时,一辆搭着遮阳棚的摩托车,摇摇晃晃像喝醉酒的老汉一样逆向而行,猛地朝刘舟生的车撞来。刘舟生安慰住内心的“焦急”,连忙一个电话将他的外甥廖拓叫来,全权交给他处理交通事故,自己则呼叫一台“的士”直奔老家。

“还有一次他晚上赶回来,视线不好,加上没休息好,差点连人带车开到水塘里,幸好被旁边的一颗大树拦住。” 廖拓说,“这些都是我处理的,舅舅不让说,怕家里人担心,尤其怕外公知道。”

车子拖到了修理厂,但这没有阻止刘舟生每天回去照顾父亲的脚步。在那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若时间早,他就坐县际公共汽车,如果时间赶不及,他就打车往返市里乡下。回忆那段日子,确实比平常要苦要累许多倍,骨头也有快要散架的感觉,但是刘舟生没有丝毫怨言,觉得非常充实非常值得,因为公共汽车承载着的可是他人生的“来处”。

出于对刘舟生的身体和安全考虑,家人和朋友实在看不下去,曾纷纷劝他将老父亲接到市里来。刘舟生家就在单位的附近,房子比较宽敞,但是房子在六层而且是楼梯房,因为他有背父亲出去晒太阳的习惯,接到市里的家不太实际。他也考虑过在市里租房子,曾试探过父亲的意见,父亲是一个传统观念较强的老人,脑子里根植着“安土重迁”、“落叶归根”的思想,如果将老人接到市里来,虽然自己不用城里乡下两头跑,但一定会给父亲带来精神上的不愉快,只好作罢。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然而,车祸再大,何能大于病床前的一片孝心?刘舟生很清楚自己的选择和决定。

给父亲讲故事,同父亲做游戏,他像“带小孙子”一样陪伴着老父亲

孔子说过:“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生老病死,自然法则,老要有所养,老更要有所乐。有吃的先让父母吃,有穿的先让父母穿,刘舟生尽可能创造物质条件满足和改善父母的生活,一包一包、一箱一箱往老家送东西,但他不止于此,更多的是精神陪伴着父母安享晚年生活。

刘舟生1968年出生,已年过半百,女儿为他生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孙子。他回老家看望父亲的时候,常常将小孙子也带去,自编自导许多游戏,比如“猴子吃香蕉”“小猪摔跤”,一边逗小孙子玩一边“逗”父亲玩,看着父亲脸上纯真的笑容,他揩了揩额头上的汗,像老顽童似地也开心得手舞足蹈起来。父亲生前有读书看报的习惯,他经常买《文萃报》、《老年人》读给父亲听,还经常读父亲喜欢的革命故事和时事政治。父亲身体好的时候,他陪父亲玩字牌、下象棋、做简易体操,总是挖空心思变着花样“逗”父亲高兴。久而久之,儿子的“才艺表演”成了父亲的心灵依靠和精神支柱。去年冬天天气极端寒冷,刘舟生每天晚上抱着父亲睡觉,用身体为父亲捂脚取暖,谁都没有想到,孱弱得呼吸只剩游丝的老人竟然平安度过。

采访中,大伙儿提到了刘舟生母亲的事情。2013年8月,时年86岁的老母亲不小心打翻了一锅滚粥,身体右边从腰部到膝盖段的大面积严重烫伤。看着母亲发烂的肉,刘舟生的眼泪扑簌扑簌往下掉。他恳求医生把他的皮移植给母亲,因为伤势非常严重,而且老人年事太高,植皮的风险很大,医生建议保守治疗。刘舟生一下班就赶到医院陪着母亲,细心地为母亲涂药,服伺母亲擦洗身子,起初母亲不愿意,哭着喊:“儿啊,你就让我去死吧!”。他还强忍着泪水到处访药问医,强装出笑容给母亲讲励志的故事,讲生活的笑话,以转移母亲的痛苦。久病床前出孝子,医生宣布难度这一劫的母亲,竟然奇迹般地活过了五个年头,大家都说这是孝心感动了“老天爷”。

“两个老人躺在床上那么多年,身上时时刻刻是干净整洁的,床上没有半点异味,后人照顾得好呀”,“刘行长是大孝子,周围没有哪个赶得上他”,“父母双双活过九十岁的,我还没有见过,这是儿女孝顺修来的福报”……大家纷纷赞扬。

“金杯银杯不如百姓的口碑。我15年前就在黄泥村蹲点,对刘舟生同志的情况很了解。我们要培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和淳朴民风,就一定要树立和弘扬他这样的典型。”茶市镇党委副书记欧召君说。


 

“要对乡亲们好”,父亲的一句嘱托,他奉为信条一样恪守不移

刘舟生的父亲是一个孤儿,全靠叔伯乡邻拉扯长大。刘舟生参加工作的第一天,父亲把他叫到一边,郑重其事地对他说:“你出息了,但黄泥村永远是你的家,你要对乡亲们好。”一句嘱托,像千钧重的锤子落在心头,刘舟生奉若信条一样将它镌刻在人生道路上。

每次回老家,刘舟生都会登门去看望乡亲们,给老人们送上吃的用的,给孩子们买些学习用品和零食,遇到家庭困难的还塞上一些钱。老家若有人来市里办事,刘舟生不管多忙都会抽空陪他们,实在忙不过来就委托妻子邀请他们到家里吃个饭、搭个铺,走的时候买点东西送给他们。周振彬两老口已经七十多岁了,儿子和媳妇都在外面打工,刘舟生经常从镇上给他两老将米买回来。周民有一年因车祸动手术,刘舟生帮他挂号缴费,跑上忙下,还天天去看望,医生都误以为是周的儿子。

刘舟生始终铭记父亲的嘱托,老家不管有什么事情找他,他都会倾囊相助,全力支持。参加工作才两年,村里修建黄泥小学,他率先捐1000元,相当于他那时近半年的薪水了。1996年,组里鱼塘崩塌需要翻修,他听说还差一些资金,二话没说,拿出家里全部积蓄两万元,连与自己妻子商量一声也没有。不管修路修桥,还是扶贫帮困,他都要出一份力,尽一份心,去年还与弟弟各拿5000元支持老家的慈善事业。这样的事情太多了,采访的时候,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抢着说道。

在父亲的追悼会上,面对从四面八方赶来悼念的父老乡亲,刘舟生深情地说:“子欲孝而亲不待。父亲虽然走了,但是家还在,黄泥村永远是我的家……”

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回报乡亲、建设家乡,是大爱,更是大孝。父亲的嘱托言犹在耳,刘舟生一辈子恪守不移,回家的路还在继续……继续……

返回衡阳全搜索首页>>

-----------------------------------------------------------------------

回顶部

热点新闻

本站热图

关于我们 - 集团简介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2020 衡阳全搜索 All Rights Reserved
新闻热线:0734-8611110 广告热线:0734-8686234 发行热线:0734-8223670
版权所有 ICP证:湘ICP备1201302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3120180009 湘公网安备 43040702000120号